365bet365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经济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从粮食安全到疫苗之殇:民生保底行业应拒绝资本金融化

时间:2018-07-29 00:05:55   来源:察网   作者:尹建杰    点击:

从粮食安全到疫苗之殇:民生保底行业应拒绝资本金融化

尹建杰

长春长生疫苗事件爆发后,上至高层,下至贩夫走卒,无不群情激奋共同讨伐,到7月24日,百度百科上就已经形成了“长春长生疫苗事件”的词条。事件的发生也许称得上具有历史意义,将来可能会载入我国预防医学和疫苗事业发展的史册。站在更大一些的时空里看,类似事件迟早要爆发(尽管有马后炮的感觉),因为该公司的产品在过去的一年里已经爆出过质量问题,只不过被公众忽略进而被公关掉了。更关键的是,在与疫苗同属于民生保底领域的其他行业,类似问题也是屡屡发生,只不过没有击中人们的心理爆点,也就没有受到这么大的关注。

据科技日报报道,7月10日晚,上市公司登海种业公告承认,因内部管理问题,其下属伊梨分公司将12吨转基因玉米种子误种到了2590亩土地上。尽管是“误种”,而且还有重量级专家专门解答为何“转基因是农民的真爱”,但关系到13亿人吃饭的问题,不能不谨慎。就像长生公司在疫苗事件初发时责怪自媒体:明明是生产过程登统计的错误,为何写得那么严重?事实证明后果确实很严重。

请进一步仔细想想,疫苗问题很重要,粮食安全就可以轻视?如果某天醒来,大家告诉你,你一直吃的产自某主要粮区的粮食可能存在重大风险,而其他产区粮食已经坐地涨价,你收入的大部分将要用来购买粮食而且可能还买不到,你怎么办?十三亿多人的社会填不饱肚子会有什么后果?这是一个不敢想却又不能不想的问题。

为什么近年来我国民生基础领域数次出现突破底线的情况?是人们经常诟病的监管漏洞、竞争不充分,还是人性本恶?可能都是,也可能都不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是:金融资本急剧扩张,金融创新层出不穷,人们的生产观、劳动观已经发生的巨大变化,从这一点着手,也许可能找到一些什么。

一、金融化使资本的“恶”发挥到极致

马克思说:“如果说金钱来到世间时脸颊上带着血迹,那么资本来到世间,便从头到脚乃至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资本主义的发展史,就是一部掠夺史。在兴起之初,首先对本国或本地域人民实施残酷剥削,如英国资本主义血腥发家史上“羊吃人”的“圈地运动”,在交通工具和武装实力得到进一步发展后,利用坚船利炮在世界各地进行血腥掠夺。据统计,近代欧洲总共有6000多万人到世界各地,到处烧杀抢掠,几乎杀光了美洲的印第安人,霸占了他们的家园,把非洲黑人当作奴隶贩卖。按照每运至美洲一个奴隶,最少要损失10个左右非洲黑人的计算方法,据估算,奴隶贸易至少使非洲死亡一亿人口。亚洲也没有幸免于难,中国历史上就曾因为拒绝参加西方列强的不平等贸易,被强行输入鸦片,继而发生鸦片战争,陷入了长期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

以上所述只是资本在社会化大生产蓬勃发展阶段所作的“恶”。在这个阶段,只有稳定的社会秩序才能不断的进行生产,扩大利润,因此,当资本在达到所需的市场和资源目的之后,不但不会再故意作恶,反而会帮助维护社会秩序。但是,当资本主义发展到金融垄断的阶段后,基本物质生产已经超过了基本需求,超额利润的来源不再是社会化大生产,而是各种金融资产、金融工具。金融资本主义急剧膨胀,产生了许多与物质生产无关的超级富豪,如金融大鳄索罗斯、股神巴菲特等等。全球贫富分化急剧加速,据有关媒体统计,世界上最富有的1%的人拥有全球46%的财富,世界上最富有的85个人,其资产总和竟然等于全世界最底层50%的人的财产,再具体一点,说是85个人的钱等于35亿人的钱。

随着贫富分化的同时,社会动荡也在加速。这是因为金融发展实质上要靠信用维护,而信用则与安全稳定密切相关。在金融资本眼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动荡、战乱意味着本国或本地域经济繁荣、信誉良好,财源自然滚滚而来。在资本主义物质生产阶段,资本力量会极力维持社会和生产秩序的稳定,而到了金融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挑起矛盾、制造纷争,用暴力或其他手段驱赶资本,这是金融力量常用的手段。于是,当欧元对美元霸权形成冲击时,我们看到了科索沃战争的爆发,当萨达姆、卡扎菲想要挑战石油美元时,他们本人和政权都从这个世界消失了,当地民众至今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金融海啸、恐怖袭击、军事冲突、民族和宗教矛盾,每次危机爆发都能找到金融资本的根源。2017年联合国报告显示,世界正面临1945年以来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在也门,每10分钟就有一名儿童死于可预防的疾病,在刚果,有320万人处于食物短缺的境地,在利比亚、叙利亚,还有数百万人流离失所,食物短缺。人类社会已经进入信息化时代,所创造的财富超过了前面几代人的总和,但世界上却还有许多人过着比古人更加悲惨的生活,金融资本难辞其咎。

二、基本民生领域资本金融化,不但有损于产业自身发展,还可能招致国际金融资本的觊觎,使经济社会的命脉被外人掌控

资本金融化原本是要解决物质生产和经营过程中的资金不足,当这种加标杆的“借贷经营”行为愈演愈烈时,无休止的资本扩张所能获得的利润,最终会达到物质生产利润的顶端。但资本的本性是追逐利益,因此,金融资本要么逼迫企业不断提高业绩(但这是不可能的,许多企业只能造假),要么另寻出路,由此产生了许多空转式的金融创新和金融产品,与实业生产完全脱离了关系。

这次长春长生疫苗事件刚爆发时,许多人在分析时还感到不解,以其疫苗销售时超过茅台酒的利润,董事长的家人生活再奢华也不差钱呀,为什么还要铤而走险去造假?难道真的是商人的逐利天性造成的?后来有自媒体分析其近年来资本运作过程才真相大白。长生公司为了获取超过实物生产的高额利润,签署了所谓“对赌协议”,确定了超过其极限生产能力的业绩。如此一来,唯有造假,才能获得巨额利润,实打实地生产就要承担巨额损失。由此可以反向推测,如果没有这种金融操作,长生可能不至于造假,也不至于给民众身体健康、疫苗行业和企业本身造成如此重大的影响;再进一步推测,如果国家对类似长生公司的企业的资本构成、经营行为进行规范,禁止“对赌协议”等类似行为,那么长生公司就不会有高额金融利润的诱惑,也许会踏踏实实心无旁骛地谋划疫苗生产。因此,这种逼良为娼却又合法的金融行为,用在一般的行业是否可行暂且不议,用在关乎民生保障底线的行业,所隐藏的风险实在太大。

在分析长生疫苗事件爆发的原因时,有一种被网民斥之为“阴谋论”的说法,认为此次疫苗事件是外国疫苗公司为了打击国产疫苗而故意为之。从目前证据看,长生公司属于自作孽不可活,应该不是某种阴谋所致,最终无论得到何种严厉的处罚都不值得同情和惋惜。但国际金融资本的操作确实存在阴谋与阳谋相结合,在某国的某个行业长时间布局种下“木马”,适时引爆危机,继而一举掌控该行业的控制权。如果该行业涉及民生保障的基础领域,则又相当于变相地取得了该国的部分控制权。国际贸易和经营中不乏其例。

阿根廷“大豆革命”的历史,可以让我们见识一下西方国家如何以金融资本为工具、采取阴谋和阳谋相结合的手法控制他国经济命脉。上世纪90年代中期,在经济危机和美国威逼利诱之下,阿根廷政府将传统的粮食生产转变为转基因大豆的工业化种植,开始大面积种植孟山都公司的转基因大豆。短短几年之后,阿根廷的农业系统被摧毁,多样化的农产品被单一的转基因大豆所取代,除了种子被国外公司垄断,产出的大豆的价格也由金融资本所操纵的国际期货市场决定。

在中国,美国企业则通过低价倾销和产业链控制的方法,在掌控了中国的榨油企业之后,用价格战和所谓“产品标准”,将国产大豆排除在市场之外,几乎完全控制了中国大豆产业。有人戏称,中国百姓家里炒菜油的价格由金融资本控制的国际期货市场决定,此言不假。目前,玉米、小麦、棉花等产业也同样面临着国际垄断公司的攻击。有着13亿多人口的中国,如果主粮生产链被外资控制,其后果可想而知。

当然,资本是没有国界的,理论上我国的资本也可以用同样的手段去控制西方的企业,但当前国际金融游戏的规则都是西方制订,金融资源和力量也大多由他们掌握,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企业只能是他们的案上肉、锅中菜。

三、拒绝金融诱惑,抑制逐利冲动,还民生保底行业一片洁净的发展空间

检讨长生疫苗事件,许多人认为监管漏洞是一个重要原因。笔者认为,监管上的问题确实存在,但还不是最根本的原因。从纵向上看,我国医疗卫生管理的法规制度越来越完善,管理机制越来越健全,但各种问题仍时有发生,除了医疗系统本身越来越复杂之外,监管系统遇到诱惑和阻力也越来越大,有的甚至不是监管系统本身所能决定的。

要知道,金融资本的“恶”甚至连法律都无可奈何。世界著名的金融家族-罗斯柴尔德家族创始人迈尔·罗斯柴尔德有句名言“只要让我控制货币的发行,我才不理会法律由哪个人去制订”。2008年美国爆发金融危机,给美国及全世界经济造成重大挫伤,金融资本为了自身利益进行无限膨胀和扩张是主要原因,但面对这一罪魁祸首,美国仍然要投入巨资进行挽救,既有经济上不得不救的原因,也有桌面上不能说的因素。更极端的例子是美国对于毒品的态度。贩卖吸食毒品是违法犯罪,这几乎是全世界的共识。但在美国阿拉斯加州、加州、华盛顿州等多个州,贩卖运输种植大麻不仅合法,还是税收的来源之一。有了法律的支持,任你再秉公执法的警察也无可奈何。既然在规则之内打败不了你,那就修改规则,将你排除在竞争之外,这是金融资本和霸权主义常用的手段。以上虽然是美国的例子,但资本的触角无处不在。

在探讨疫苗问题的解决方法时,有人提出了将疫苗行业收归国有,实行国营。也许不失为一条解决之道,只是不知道与我国的经济政策、改革趋势是否相符,在现实中是否可行,而且涉及基本民生保障的还不止疫苗。但是,一定要有改变,否则类似事件还可能重演。至少应采取措施将保障基本民生领域的资本与国际金融游戏这个“大染缸”隔离开来,既能使这些行业在实现一定利润的基础上踏踏实实地为国家和社会作贡献,也能防止国际金融资本的偷袭暗算。事实证明,这些行业完全可以在非金融化资本的支持下健康发展。例如,华为几十年心无旁骛、专谋主业,既不上市参与金融圈钱,也不随大流炒房地产,但谁敢说华为不是一个伟大的企业?

美国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戴维·施韦卡特曾说:“资本主义之所以支配世界,不是因为它是我们这些卑微的人类所能建构的最理想制度,而是因为它维护着巨大的私人利益,并同时被这些巨大的利益所维护”。西方所主推的所谓经济运行的“普世规则”,不能适用于所有国家、所有行业,也不是对所有国家都有利,实质上是它们攫取垄断利润的遮羞布,引诱我们上当的画饼。对此,我们应有充分的清醒和自信。保障民生、远离金融、拒绝诱惑,或许是民生基础行业健康发展的必要条件。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365bet365,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kf001oa.com/wzzx/llyd/jj/2018-07-28/51652.html- 365bet365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8-07-29 00:05:55 关键字:经济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365bet365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